【红刊财经】茅台商家的“炒单”游戏

摘要: .“黑老大”袁诚家获6.79亿国家赔偿的消息是当下的热门新闻。值得玩味的是,在6.79亿国家赔偿款项中不仅包

11-02 16:26 首页 红刊财经

.

“黑老大”袁诚家获6.79亿国家赔偿的消息是当下的热门新闻。值得玩味的是,在6.79亿国家赔偿款项中不仅包括返还扣押的转让企业款及支付利息,甚至还包括了返还243箱茅台酒、部分瓶装酒及不能返还的茅台酒折价赔偿70余万元。

  

茅台酒似乎不该和一个“黑老大”联系在一起,但这个“黑老大”在被刑拘和判刑前的公开身份是企业家。正如《红周刊》此前报道,社会资本对于茅台的社交和收藏充满兴趣,尤其是茅台酒的保值增值属性,甚至在某些特殊领域已经演变为一种“金融游戏”。



茅台酒并不缺少变现渠道

  

如果说一个产品拥有了金融(投资)属性,首先就意味着它能够保值增值,此外还应该具备通畅的流通(退出)渠道。但《红周刊》记者在随后的调查中却发现,作为重要变现渠道的银行和典当行质押对茅台似乎“兴趣不大”,有着“液体黄金”美誉的茅台酒似乎遇到了变现难题。

  

不过,随着采访的逐渐深入,《红周刊》记者发现,茅台其实并不缺少变现渠道。其中,茅台粉丝俱乐部“茅粉会”会长皮茂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就认为,由于茅台酒本身所具有稀缺性和不可复制性,要变现其实并不难。“茅台经销商、专门经营名酒老酒的酒商以及部分收藏人士都可以作为茅台酒的变现渠道,而近年来茅台公司相继出品了许多收藏类、纪念类产品,如茅台纪念日、金奖百年、九龙墨宝、航空母舰等珍贵茅台酒也更具收藏价值,这类产品变现问题都不大。”

  

在采访过程中记者了解到,皮茂帅不仅是“茅粉会”主要负责人,同时还是一名茅台经销商。目前旗下共有3家企业是茅台及系列酒签约经销商——北京美酒林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名将总代理)、北京茅粉圈酒文化有限公司(系列酒经销商)以及贵州私派酒业有限公司(汉酱贵阳总代理)。因此,在与皮茂帅对话的过程中,记者了解到更多的茅台经销商内部对茅台酒金融属性的态度。

  

“在我们经销商圈子内,如果互相之间存在有债权债务关系,可用茅台酒抵债,茅台酒在圈内有很强的流动性和变现能力。”在皮茂帅看来,在具有保值增值以及流通属性的条件下,茅台酒在经销商圈子内已经成为了一种“准货币”。不过,这种“准货币”的光环似乎又为茅台酒囤积炒作提供了动力。

  

因此,目前茅台市场上普遍缺货并不代表真的无货可售。皮茂帅向《红周刊》记者透露:“今年以来,茅台公司出台限价令,53°飞天茅台酒的终端价不得超过每瓶1299元,但是实际的市场价其实已经远远超过了这个上限,因此对于经销商来说就会面临一个问题,如果以正常的市价出手,有被厂家处罚的风险,但是以1299元的价格出手又心有不甘,于是这就导致了普通消费者求酒无路的‘酒荒’现象——其实是部分经销商有酒惜售而已。”

  

而据另一酒商透露,目前的茅台酒炒作并非只适用于经销商渠道,其实很多烟酒商行也正扮演着“炒家”的角色。他对记者表示,之前媒体报道的很多雇人在专卖店门前排队购酒的情况确实存在,这些大多数都是烟酒商行的行为。“对于普茅这种消费型酒来说,每年的国庆到春节是它的价格高峰期,一些烟酒商行在每年的4月到8月的淡季稍微囤一点,到了旺季迅速出手,赚取其中的差价。而对于经销商来说,淡季囤货旺季销售,这是一直以来都存在的行为。”

  

而随着采访的逐渐深入,记者注意到,在茅台酒价格水涨船高的背景下,茅台酒甚至已经变成一款“理财产品”。据皮茂帅透露,对于出售的收藏纪念茅台酒品,有的酒商创新销售策略,有“保底回购”销售计划,即在出售茅台酒后承诺加价回购,这种变相的融资甚至可以让消费者(投资者)的年化收益率达到10%到15%,收益远远高于银行定期储蓄。



与“炒货”并存的“炒单”现象

  

在采访过程中记者了解到,上述提到的“炒货”行为也仅仅是在今年以来茅台价格飙升的背景下才逐渐兴起的,而在此之前,“黄牛”和“黑市”基本上都把目光聚焦于“炒单”环节。


据《红周刊》记者采访的一名贵州籍经销商透露,所谓“炒单”的根源有两种,一种是来源于经销商的提货单,另一种是团购批条。虽然每瓶999元的批条价格远远高于出厂价,但在1299元的终端价格面前,经销商每瓶也可获利两三百元。不过,《红周刊》记者了解到,这种批条模式在实施的过程中逐渐偏离了初衷,部分成功申请的批条并不自用,而是将批条加价转手,同样作为“准货币”流通。


近水楼台先得月,《红周刊》记者了解到,“炒单”已成为一种不容忽视的茅台现象,尤其以贵州籍酒商为甚。“说的夸张一点,就在贵州茅台酒厂门口,每天在那里搜集单子的人,随处可见。”上述贵州籍经销商透露,申请批条的都是一些小商、个体商和关系商,对于缺货的大商来说,可以广泛收集批条增加自己的库存。

  

每瓶999元的批条转手加价,就像击鼓传花,在“炒单”甚至“炒货”推波助澜的作用下茅台价格将被不断推高,如果没有“限价令”的约束,最终为此买单的必将是终端消费者。而对于这些深谙茅台酒金融玩法的经销商来说,他们在整个交易中快进快出,所获得的利润只是赚多赚少的问题。



银行规避 仅华夏典当行“欢迎”

  

另据此前媒体报道,茅台酒可以用于典当甚至银行质押。早在2013年12月,《钱江晚报》刊发了一篇名为《男子用1400箱假茅台做抵押到银行成功贷款2亿元》的文章,揭露了当年由当地公安部门破获的一起特大系列销售假酒案,在这起案件的背后,一批假茅台酒在犯罪嫌疑人手里几经倒手,被广泛用于质押、套现及抵债。


记者在采访中也了解到,也许是有“前车之鉴”,目前多数银行都对于茅台酒质押业务持“敬而远之”的态度。其中,恒丰银行负责企业金融和贷后管理的一名副行长在详细查阅了该银行《质押担保管理办法》后对《红周刊》记者明确表示,恒丰银行可质押品中没有“茅台酒”一项。“因为这块业务的风险实在太大,所以我们不接受茅台酒质押业务。”她对记者坦言,虽然恒丰银行的规定并不代表其他银行的态度,但从业这么多年她似乎也从未听说过周围有哪家银行允许以茅台酒为标的办理质押业务。同时,记者致电中国银行、民生银行、浦发银行等多家银行后也均被告知:银行不能办理茅台酒质押业务。

  

与银行对待茅台酒质押业务的态度相似,记者在实地探访过程中了解到,作为奢侈品重要变现渠道之一的典当行似乎也对茅台酒不太“感冒”。9月5日,《红周刊》记者走访了位于北京朝阳门附近的华盛典当行、华夏典当行、宝瑞通典当行等多家典当行,不过当记者询问是否可以典当茅台酒时,上述典当行的工作人员均表示“不接受酒类典当”。

  

这种现状似乎与此前媒体报道有所出入。早在2010年,食品行业门户网站“糖酒快讯”就曾刊发了一篇名为《高端白酒价格连创新高 酒类质押成典当新业务》的文章称,在茅台、五粮液价格不断飙升的当下,部分高端年份酒成为了典当行的拳头产品,长春地区一些典当行也适时推出了酒类质押典当业务。对此,华夏典当行首席评估师胡平在接受《红周刊》采访时表示,就北京地区而言,前些年能够开展茅台典当业务的典当行其实也没有几家,而目前能够典当茅台等老酒的也仅有华夏典当行一家。“因为茅台典当专业性比较强,所以很多典当行没有能力开展茅台典当业务,而目前华夏典当行各分店也没有茅台典当业务,只有位于崇文门的总店可以承接。”

  

不过即便如此,对于华夏典当行来说,也并非对所有的茅台酒都“来者不拒”。“我们只能典当老酒,一般来讲90年代以前的老酒我们才接受典当,其实主要也是因为一些最近几年出产的茅台酒本身并不稀缺,我们给出的价格也不会太高,所以很多客户也不会主动拿新酒来做典当。”胡平对记者说。





首页 - 红刊财经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