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笔记 | 消失的CNH之一:最枯燥但最有趣的一个段子

摘要: 熊猫交易员又来啦


文 | 熊猫交易员

银行间著名段子手

人民币交易与研究论坛成员


这可能是《熊猫笔记》汇率和资本流动系列中最枯燥但是最有趣的一个段子。


某货币体系由两个实体组成,银行A和企业B,分析下列情况发生时银行A的人民币信贷收支表变化:


1. 银行A向企业B发放1亿人民币贷款。

2. 企业B将1个亿人民币活期存款转存3年定期。

3. 银行A向企业B发行1个亿期限3年的债券。

4. 银行A劝说企业B入股银行A,并向B发行1个亿金额的股票。

5. 企业B向货币体系之外的异地企业C支付1亿人民币货款。

6. 企业B挖到1吨黄金,正好银行A提供贵金属交易服务,于是B在A做了一个期限1年的黄金存放。

7. 企业B收到外国投资者入股的1亿美元,正好银行A提供外汇交易,于是B在A做了一个期限1年的美元定存。

8. 企业B的1亿美元定期到期,汇率变化让企业B很不爽,于是打算不续存,而是结汇成人民币。


练习上述习题有助于理解下文描述的货币银行过程。


从2016年开始,CNH出现大量外流,《2016年第四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统计全年流出CNH达2.27万亿人民币。然而,境外CNH流动性一直极紧...


2016年全年,外汇占款下降了29112万亿人民币,亦即超过4000亿美元。然而,“银行代客涉外收付款数据”显示境内客户是净收入外汇,全年是41亿美元净流入...


我们在此前的段子里多次提到,Trader的基本功是识别Capital Flow. 其中Macro Trader的基本功是识别货币银行系统的Capital Flow. 这一方面,根据货币银行学的基本原理,研读信贷和跨境资金流动数据是基础。然而我们读到的扎实研究太少,轻率的胡诌太多。比如把香港的CNH存款下降认为是兑换成了美元汇出,又比如将CNH汇出全部视为资本外逃。其实,货币银行的基本原理和丰富的金融数据给了我们很多研究资源,稍下功夫就能找到很多有趣的发现。


点击图片看熊猫更多段子


回顾货币银行学的两个基本法则:

法则一

借记方(Debit)和贷记方(Credit),资金运用方和资金来源方,资产方和负债方,是同时发生或者注销的,不可能单独注销一个Debit而不影响任何一项Credit.

法则二

金融机构、金融体系之间的支付,只能通过有支付渠道的银行,以支付基础货币的形式进行。


结合以上两个法则,对照人民银行月度“货币当局资产负债表”和“存款类金融机构本外币信贷收支表”(2015年12月的格式),再回顾《宏观交易入门》和20150917的段子对跨境资本流动驱动Debit和Credit循环的描述。当境内企业在境内商业银行的存款账户从境外收到1美元时,这个美元首先成为境内美元货币银行体系的基础货币增量,亦即“存款类金融机构外汇信贷收支表”的运用方相应项目(例如商业银行拿这个美元与境外银行放回购,就会进入“买入返售资产”)和来源方“企业存款”各增加1美元。


如果企业不结汇,则这个美元停留在境内美元货币银行体系内。如果企业结汇,交易形式是商业银行出资6.86人民币(以当前汇率)购买企业的外汇,所以货币银行形式上发生了一次信贷扩张,境内人民币货币银行体系“存款类金融机构人民币信贷收支表”的运用方“外汇买卖”项和来源方“企业存款”各增加6.86人民币。


为什么必须发生一次信贷扩张?因为这个美元作为一项资产,在人民币货币银行系统中此前没有记账,所以必须有一个货币化过程,以记录这项资产对应的借记和贷记,或者资产和负债。这有点类似在一级市场上为一笔新资产寻求IPO,既是一个融资过程也是一个记账过程。


这个记账过程不影响资产本身,所以境内美元货币银行体系并没有冲销这个美元,只是发生了一次项目转移,这个美元在来源方由“企业存款”转移到“外汇买卖”。


此外,境内美元货币银行体系自身可以进行贷款创造存款的信贷扩张,每美元扩张将导致运用方“企业贷款”和来源方“企业存款”各增加1美元。这是一个独立的货币银行活动,与结汇无关,但是受银行本身的流动性和偿付能力约束。


接下来,商业银行可以选择向央行结汇或者自行持汇。如果结汇,交易形式是央行出资6.86人民币(以当前汇率)购买商业银行的外汇。由于人民币货币银行系统已经对这个美元有记账了,亦即存在相应的Debit和Credit项,所以商业银行的结汇过程是本外币两个货币银行系统互相支付,总体上没有新的信贷扩张。这有点类似二级市场交易。“存款类金融机构本外币信贷收支表”总体规模不变,只是内部项目调整。


所以货币银行形式上,人民币方面,央行资产负债表的运用方“外汇占款”项和来源方“其他存款性公司存款”各增加6.86人民币。美元方面,由于这个美元脱离了商业银行货币银行体系,“存款类金融机构外汇信贷收支表”的来源方“外汇买卖”和运用方相应项目(在我们先前的回购例子里,将是“买入返售资产”)将各冲销1美元。


实际操作中,商业银行和央行的操作可能更复杂一些。《2014年中国跨境资金流动监测报告》中的“专栏2”列举了两种比较少为人知的情形,一是商业银行以人民币购买外汇并以外汇形式缴存的人民币存款准备金,二是央行与商业银行之间的货币互换操作。


第一种情形仍然是支付形式,只不过央行资产负债表的运用方将进入“其他国外资产”项,具体可以回顾20150917的段子。


第二种情形我没有找到资料,考虑到货币互换是衍生品操作,猜测收付实现制下会显示为信贷。


外汇流入创造出的基础货币人民币,一方面进行贷款创造存款的境内货币银行活动,另一方面也可以进行跨境流动形成离岸人民币。


回顾20160118的段子,如果不考虑人肉搬运钞票的模式,那么人民币的跨境结算,也是一系列的信贷和支付过程。假设某地唯一的CNH清算银行为A银行,那么A银行会开设有在岸和离岸两个清算总账户。如果离岸的B银行想开展CNH业务,第一件事情就是在A银行为自己开立CNH账户。


当国内C银行想向离岸B银行汇一笔CNH时,从路径上看,是C银行先把CNY汇到A银行在岸清算总账户,A银行核对无误,再将把一笔相应CNH款项从离岸总账户拨付到B银行开设在自己家的CNH账户,完成汇兑。


如果离岸B银行与离岸D银行有CNH交易,比如把刚收到的CNH付给D银行,因为两家都在A银行有CNH账户,只需要请A银行把相应款项由一家的账户划拨到另一家即可,从而完成清算。这时候A银行清算总账户上的资产,起点离岸市场基础货币的作用。B和D之间的支付,实际上支付的是A银行在自己的信贷收支表上扩张出的客户存款。


离岸人民币本身可以是一个独立的货币银行系统。考虑到A银行只需要保障离岸人民币清算支付的流动性,甚至只需要保证离岸人民币回流时候的流动性,所以不需要以1:1的比例在境内清算总账户上保留相当于离岸的总信贷规模的资金。这意味着境内清算总账户上的资金,保留一部分资金充作在岸和离岸之间的结算备份金后,额外的资金可以在境内运用,甚至参加境内贷款创造存款的过程。所以离岸人民币的境内外清算总账户虽然是一体,却各自有一张独立的信贷收支表。


注意这两张表是不一样的!


例如离岸人民币存款中,境内企业汇入汇款只是一部分,还有一部分是离岸人民币本身通过货币银行活动例如贷款而创造的存款。两个表中唯一相等的项目,只有结算备付金,而且还是在境内外利率相同,境内外不同央行对结算备付金账户征收的准备金率相同等前提下。


在货币银行中,资金运用方必须审慎经营,以保障偿付资金来源方。虽然现代货币银行体系下,货币银行系统的偿付危机触发因素一般不是偿付能力不足而是流动性危机,但是研究资金运用方的保障能力也有重要的意义。研究保障能力需要注意两点。


第一,如果某一项运用方无法保障来源方,就必须从其他项目贴补。例如企业收到外资股东注资1亿美元,企业兑成6.86亿人民币。三年之后投资翻番,外资股东出售股份,到银行要兑成2亿美元,但是银行的资金部经营早先那1亿美元才赚到1.5亿美元,还缺5000万美元,就只好自掏3.43亿人民币到市场购汇以偿付给外资股东。


第二,根据法则一,研究偿付能力必须把资金运用方和资金来源方一一对应,尤其不应该把某一项资金运用对应到多项资金来源方。例如2016年年初曾经有人宣称央行需要额外准备3000亿美元外汇储备以保障香港的2万亿CNH存款的偿付,这显然是一个错误估计。


我们注意离岸人民币的2万亿存款,有两个来源。


  • 一是基础货币流入,亦即境内企业对外汇出CNH. 这一部分基础货币是在境内产生的,外汇储备足以保障。


  • 二是离岸人民币本身的贷款创造存款。前面我们提到结汇购汇也是一种贷款创造存款或者存贷款一同注销的货币银行过程。这个过程中,保障存款偿付能力的是贷款,而不是基础货币。换一个角度来说,如果在香港需要花3000亿美元以应对CNH的结汇流出,那么在境内就可以少准备3000亿美元。读者可以自行计算在香港换汇时发生的Debit和Credit各项的变化。


接下来,我们分析三个货币银行系统,境内美元货币银行系统,境内人民币货币银行系统,离岸人民币货币银行系统。我们将反复的应用上述两个货币银行法则产生的两个等式。


流量 = 存量的增量

借记方(Debit)= 贷记方(Credit)


这两个等式将揭示一系列有趣的结果,可惜本篇剩下的篇幅太小了,写不下。

(完)




首页 - 人民币交易与研究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