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少 奇的混血曾孙女 竟这么漂亮

摘要: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01-17 14:07 首页 大美鹅赵桥


图为刘少 奇曾孙女刘丽达在担任央视主持人时所拍摄的宣传艺术照


刘 少 奇的混血曾孙女刘丽达(俄文名字叫马加丽达·费多托娃),于2007年来到中国,曾在中央电视台第九套节目担任俄语主持人,目前的身份是俄罗斯亚洲工业企业家联盟联席主席。刘 少 奇的孙子阿廖沙目前在广州开了自己的公司。


文 革时期,刘 少 奇的儿子刘允斌戴上高帽子接受批 判、游 斗、遭到殴 打和辱 骂。1967年11月21日,刘允斌卧轨自杀身亡。发现刘允斌尸 体时,他横卧在铁轨上,半个头颅已经碾碎,死状凄惨。

 

图为刘丽达在担任央视主持人时所拍摄的宣传艺术照


刘少奇的混血曾孙女曾任央视主持


刘丽达(俄文名字叫马加丽达·费多托娃),是刘 少 奇长子刘允斌之子刘维宁(俄语名字阿廖沙)的女儿,她1982年生于莫斯科。她于2007年来到中国,曾在中央电视台第九套节目担任俄语主持人,目前的身份是俄罗斯亚洲工业企业家联盟联席主席。在许多中俄合作活动的现场,都能见到她的身影。



2014年9月,刘丽达以俄罗斯亚洲工业企业家联盟联席主席的身份在厦门友好城市论坛发言。


2014年7月30日,刘丽达出席中国南方航空广州-武汉-莫斯科首航接机仪式。


2014年10月,刘丽达参观中国艺术家田七在莫斯科举办的展览,并与著名演员计春华、艺术家田七合影。


新华社2011年曾在莫斯科采访她。文章称,刘允斌是刘 少 奇与中共早期活动家何葆贞的儿子。1939年夏天,刘允斌和妹妹刘爱琴等人被送到苏联学习。

 

刘 少 奇与儿子刘允斌、女儿刘爱琴合影


在莫斯科大学学习期间,刘允斌与同学、美丽的俄罗斯姑娘玛拉相恋。在大学本科毕业后,刘允斌就与玛拉结婚。两人婚后生活甜蜜幸福,很快,他们爱情的结晶———女儿索尼娅与儿子阿列克谢(中文名字阿廖沙)诞生。



刘允斌与玛拉及女儿、儿子在苏联,1950年,刘允斌与同班同学玛拉.费德托娃结婚。1952年5月,生女索尼娅(中文名苏苏)1955年生子阿廖沙(中文名辽辽)

 

1957年10月,32岁的刘允斌结束了长达18年在苏联的学习和生活,回到中国,到原子能研究所工作。刘丽达介绍说,爷爷刘允斌回国参加中国的原子弹研制工作后,奶奶玛拉留在了莫斯科,独自抚养一双儿女。


她说,当她的姑姑和父亲小时候上学的时候,用的姓是俄文拼写的“刘”。当时她的姑姑经常遭到克格勃的跟踪和盯梢,总有人在她的周围观察她的行动和举止。玛拉随后将自己孙子和孙女的姓都改了,用的是她自己做姑娘时娘家的姓“费多托娃”。


在上世纪90年代初,经多方努力,刘 少 奇在北京的家人找到了在莫斯科的玛拉一家。2003年阿廖沙踏上了中国的土地。阿廖沙和妻子冬尼娅非常喜欢中国。从中国回到莫斯科之后,他们开始学习中文。后来阿廖沙到中国经商,在广州开了自己的公司。

 

 

1958年,玛拉最后一次携子女来到中国,与刘 少 奇合影

 

刘允斌自 杀死状凄惨:碾碎半个头颅


据《档案春秋》2009年第2期刊发署名冯泽君的文章透露,1958年,玛拉最后一次携子女来到中国,回苏联后不久,这段婚姻也走到了尽头。


不久,刘允斌娶了一位上海姑娘李妙秀,也为他生了两个孩子。


关于刘允斌的自杀,文章写道:

 

“文 革”风 暴一来,刘允斌就首当其冲,成为革 命的对象。因为他在厂里是领导干部、技术权威,又是苏联培养出来的“修”字号人物。


造 反 派对他大声叱喝:过去你们高高在上,今天老老实实下来劳动。刘允斌不明白自己过去在实验室里搞科研工作为什么不算劳动。但有一点他很清楚:劳动最光荣,劳动是第一需要。他下去劳动了。打扫卫生时,他不改认真负责的本色,对每个角落都不放过,都打扫得干干净净。挖阴沟时,别人偷着休息,他一个人弓着腰,挥汗如雨地把淤泥一勺一勺地掏得清清爽爽。


自毛 泽 东《我的一张大字报》出台以后,刘 少 奇成了资产阶级的“黑司令”。这样一来,202厂就像炸开了锅,造 反 派林立,闹得鸡犬不宁。刘允斌就成了替罪羊,各派无不以揪斗刘允斌为荣,批 斗得愈狠,愈独具匠心。北京城里二机部的造 反 派也闻风而动,连夜来厂抢人,把刘允斌揪到北京去批 斗。


在这些日子里刘允斌和李妙秀夫妻俩过着孤立无援的日子,一些同情他们的好心人,也爱莫能助,唯一剩下的就是一对从山东来的,开始时帮他们做饭、后来帮他们领两个小孩的王老伯伯和王老奶奶。造 反 派要他们检举揭 发刘允斌,但他们心地善良,回答很干脆:我们只帮他们做饭带小孩,其他事情一概不管。造 反 派见没有油水可捞,就把他们赶出家门,封了房子。弄得两位老人无家可归,只好投奔也在202厂工作的儿子家中。在艰苦的日子里,他们仍然把刘允斌的两个孩子带在身边。


1967年11月21日晚上九时许,刘允斌被批 斗了一整天之后,拖着疲乏不堪的身体、带着满身的伤痕,一步一拐地回到家里。刘允斌草草地洗了一把脸,就和衣躺在床上,喃喃地说:我的一生没有对不起人民、对不起党的地方。唯一对不起感到内疚的就是同甘共苦了这么多年,受尽委屈的妻子,希望李妙秀把两个孩子拉扯大。


当晚刘允斌讲了许多话,李妙秀以为他白天受了委屈,心中痛苦有感而发,并未引起注意。屋外的风雪越来越大了。李妙秀感到分外疲乏,就沉沉地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李妙秀在睡梦中惊醒,发现丈夫不在了,急忙冲出家门,四处寻找。一直找到东方发白,才在家属区西北方向的路轨上找到了刘允斌的尸 体。他横卧在铁轨上,半个头颅已经碾碎。

 

就这样,这位放弃国外优越生活,不远万里回到祖国、成绩斐然的核专家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年仅43岁。唯一留给妻子李妙秀的是他深夜离家前整齐摆放在写字台上的手表和钢笔。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首页 - 大美鹅赵桥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