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的不是性别,是偏见

摘要: 这世间仍有5%的人,将是你们永远最坚实的后盾

12-09 10:44 首页 电影爬虫

奴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汉。


——昆曲《思凡》


我时常在想,一个完整的人是否该由两个部分组成。


一部分灵魂,一部分皮囊。


灵魂没有高低贵贱之分,生来就是独立的个体,然后扮演不同的角色,最终成为这大千世间繁杂多样性的一份子。


每个人的灵魂都有其独特性,无论是亿万富翁、沿街乞丐,还是七步之才、废物点心······


都是唯一



百年之后,又归黄土,不过都是在这人间走一遭罢了。


而在这唯一的灵魂之上,又是那一个一个相同又不同的皮囊。


这皮囊,除却基本的人型生命体特征之外,分为男和女


男有男的性特征,女有女的性特征,男女相互交配才得以繁衍。



而有时,在生物学亦或是某种还未知的学科解说下,有一类人,他们被安排错了皮囊。


本应是男性的他,误披了女性的皮囊,本应是女性的她,误披了男性的皮囊。


这一类人,在当下暂被称为“跨性别者”。


此前,日本便专门拍摄了一部有关跨性别者的电影。


《人生密密缝》



有人在看到“跨性别者”四个字时,也许会想起去年大火的那部《丹麦女孩》


根据上世纪初的真人真事,世界上首批公开接受变性手术的人群之一莉莉·艾尔伯的故事改编。


不过我认为将莉莉称之为跨性别者,倒不如说Ta一名双性别者



Ta本身有妻子,且Ta很爱妻子,在Ta人生的前二十几年里,他的确是在以一名男性的身份生活。


只不过在后来的机缘巧合之下,他才发现,原来自己的内心还住着一个女孩子。


这种“双性别者”的产生,是生物史上的奇迹,它悖于目前所认知的人类知识体系,无法被解释。


而《人生密密缝》中的“伦子”则是一位真正的“跨性别者”。



初中时期,就曾因柔道课上被男同学不小心扒下上衣而羞涩难堪,回到家后怒不可遏地拿起柔道服撒气。


独自一人蜷缩在角落里的她,是那样痛苦。


“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


如果用科学无法解释这种现象,那么就将罪责归咎于上帝吧:


她的悲剧,是上帝打盹时,无意间犯下的一个难以挽回的错误。


庆幸的是,伦子的妈妈爱她,并理解她。



“是啊,小伦,是女孩子呢”


其后,还体贴的为她准备了少女文胸和还有那可爱的“毛线乳房”。


当明明是男儿身的伦子戴上文胸,不得不承认,那一刹那的画面是极其违和的。



但在那违和之下,不仅一位母亲对孩子的理解和爱,更是一位跨性别者第一次所能感受到的这世界对她最大的温柔。


等到伦子长大之后,她再次幸运地遇上了她生命中又一个重要的人——牧男。


牧男喜欢她,不在乎她的“跨性别”。


在牧男眼中,伦子就是一个女孩,她优雅端庄,她温柔体贴,她还做得一手好菜,她是全世界最好的伦子。



他还会介绍自己的侄女小友给她认识,和她作伴,让她体会做母亲的感觉。


小友长在单亲家庭,父亲不知去向,母亲时常抛弃她和情人远走高飞。


我一度吃惊于这孩子到底是如何长这么大的。


直到牧男的出现,才了然到原来是还有这么一个舅舅。


起初,小友在面对伦子时,是吃惊的、茫然的。



眼前这个面容刚毅、身材高大,身着女装的“叔叔”怎么如此怪异?而且他好像还是舅舅的“女朋友”?


她甚至迷惑到要去书店翻阅《身体与性》,欲想从书中获取答案。


但接下来和伦子朝夕相处的日子,让她发觉,好像从书本里得到的答案也不是那么重要。



伦子会为香肠点缀上惟妙惟肖的眼睛;


伦子会在她找寻妈妈失败时安慰她开导她;


伦子还会编织那些连妈妈都弄不来的围巾、毛衣。


伦子对小友的温暖,让从小就缺少关爱的她倍感幸福。


为了伦子的名誉,她甚至会当场和同学的妈妈翻脸,只因对方看到她和伦子走在一起时,说了一句:


“以后离那样的人远一点”。


那样的人?哪样的人了?女装大佬吗?



虽然说出来比较难堪,但我们必须得承认,小友的同学妈妈那样的角色在社会上其实是最普遍存在的一群人。


他们深受传统教育影响,观念固化,在他们眼中,男就是男,女就是女,违反了的就是大逆不道,就是败类莠民。


不能说他们错了,毕竟大环境下的认知,的确就是这样。


少数持不同观点、不同态度的人往往会被舆论或所谓的“道德”所谴责。


大众给予当事人的压力,于旁观者来说根本是无法想象的。


更令人的心寒的是,这种压力,有时还会演化成为一种“暴力”,网络暴力。


好事者们但凡是看到与他们意见不合的态度,就必定会跳出来不辞辛苦地在键盘上敲敲打打,对当事人进行一番在他们看来“刻不容缓”的“道德谴责”“行为批判”。


只能说这世界需要更多的包容



古人云“人生七十古来稀”,但如今七十来岁的老头老太太简直满地乱跑,可一点也不稀。


我相信,正如人民日益增长的寿命一般,其文化和思想的广度和深度,也必定会随之越来越完善。


电影中伦子的生活其实已经称得上非常美好,有一位理解她的妈妈,有一个爱她保护她的男人,还有一个喜欢她崇拜她的小姑娘。


时常流露出的温婉微笑,让我们知道,她确是一个幸福的人儿。


那是导演的一种美好向往,也是观众的一种愿望希冀。



幸福的是伦子,不幸的是现实中那些个仍苦苦挣扎在舆论之下,又或者还不敢道出自己内心真正想法的少数人群。


我愤怒且无奈于那些个狰狞而可笑的大多数,我也揪心且忧闷于那些个独特而坚忍的小部分。


你们或许是这世间95%人眼中的有伤风化,但请别怕,因为你们要相信:


这世间仍有5%的人,将是你们永远最坚实的后盾。



一个zan=站那5%!

置顶公众号虫哥会开心得睡不着觉

关注只需长按二维码

喜欢请分享到朋友圈

   ? ? ?


猜你还会喜欢:

?  不提抄袭,我也不喜欢《中餐厅》

?  迷上这部国产网剧不丢人

?  邓超和黄晓明,70后一线男演员的困局

?  周杰开怼林心如,让我心疼

?  TMD,蜘蛛侠


首页 - 电影爬虫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