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跑男丨如何在中暑前一秒到达终点?

摘要: 仅此抛砖引玉~

08-31 01:14 首页 阿米巴


夏季奔跑往往心有余而力不足。3,2,1,开始跑步......曾经让我很兴奋的发令号,如今听来有点丧......烈日当头,尽管启程脚步轻松,但注定行径艰难。


今天,我只想讲一个故事......谁都不要拦着我,否则,明天中午我就跑个全马,昏厥给你看!


据说百年前美国有场史诗灾难级马拉松比赛。




作为1904年圣路易斯奥运会项目,主办方满脸写着不上心。不论赛场条件还是参赛选手,都充满着让人啼笑皆非的乌龙与辛酸。全长40公里,厚厚的尘土上点缀着无数小石子块,跑起来酸爽极了。前方引导车扬起团团尘雾,后面运动员边跑边吃土。



38度高温下无处遮阴,仅在20公里中点设有一水站,还是一口脏水井。只因当时奥组委成员自作主张,想做一个关于运动员挑战身体极限的缺水实验。


好在41位参赛选手并非全是笨蛋,其中9位在赛前明智选择弃赛,剩下32位,有18位因体力不支中途放弃。其余的倒霉孩子,该昏厥的昏厥,该抽筋的抽筋,该中暑的中暑。


14位跑完全程的烈士中,有光脚被狗撵的非洲老兵,一路乞讨而来、画风清奇、食物中毒的古巴邮递员,搭车作弊后被取消资格的假冠军,被教练灌酒精与老鼠药险些丧命的真冠军。


▲非洲老兵


▲裤子减半节的古巴邮递员


▲被教练坑蒙了的真冠军


这个真冠军叫Thomas Hicks。为了让他超常发挥,教练沿路不断要求他服用生鸡蛋和白兰地,还在白兰地里加了一种马钱子碱硫酸盐药剂——一种老鼠药......传说这种药对老鼠杀伤力极大,对于人而言,少许剂量可以刺激人的神经系统,在短时间内使服用者肌肉高度紧绷,充满爆发力,也许这就是最原始的兴奋剂。其药效很难减退,稍有过量便会致死。

在酒精和药物的刺激下,Thomas 这一路跑得无比艰辛,他数次昏厥,肌肉酸痛难忍.......

“教练,我想喝水......”

“不行,再忍忍。”

“教练,我还是想喝水......” 

于是教练给他灌了一口加了老鼠药兴奋剂的白兰地......

“教练,我真的坚持不住了”

又一口白兰地......

快到终点时,Thomas 已失去了站立的力气,最终在教练的搀扶下踉跄爬过终点。


前面那位假冠军被取消资格后,Thomas 成了名正言顺的冠军,但他此时已无福消受观众的欢呼掌声与金牌加冕的荣耀。

简单急救后,他被送去了医院。据称,跑完全程后,Thomas比赛前瘦了8磅……


世界运动史上最荒诞滑稽又最灾难性的马拉松赛,早已被体育圈看作是永远的耻辱和笑柄,但其中的血泪辛酸,仍值得后人借鉴与铭记……


至于如何在中暑前一秒到达终点?只有跑过的汉子才知道。








首页 - 阿米巴 的更多文章: